首页 >> 当代中国 >> 学术动态
大洋洲环境史研究的三重意义
2017年01月09日 15:32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费晟 字号

内容摘要:地理意义上的大洋洲究竟有多大?不同视角下的答案可能有天壤之差。然而如果算上承载着这些陆地的海洋,尤其是群岛间的海域,大洋洲显然又是世界上最大的洲。汪洋相隔使得大洋洲文明一度成为最孤立的人类文明,也是迄今为止学界了解最少的人类文明。澳大利亚著名历史学家杰弗里·布莱尼曾用“距离的暴虐”来形容英国管理大洋洲殖民地的困难以及移民创建新社会的机遇。从人与环境历史关系的角度考察,大洋洲或许远比它在民族国家历史叙事中的地位更重要。具体到大洋洲,人类最晚从5.5万年前就开始从欧亚大陆东南部岛屿出发穿越大陆桥与浅滩抵达澳大利亚与附近群岛,至1500年前大致形成了澳大利亚大陆土著文明以及美拉尼西亚、密克罗尼西亚与波利尼西亚三大群岛文化圈。

关键词:大洋洲;澳大利亚;太平洋;文明;土著;陆地;生态;海洋;群岛;移民

作者简介:

  地理意义上的大洋洲究竟有多大?不同视角下的答案可能有天壤之差。仅就陆地面积来说,它是各大洲中最小的一个:澳大利亚、新西兰连带附近星罗棋布的群岛仅占地球陆地面积的6%,供养的人口则只占人类总数的0.4%。然而如果算上承载着这些陆地的海洋,尤其是群岛间的海域,大洋洲显然又是世界上最大的洲。汪洋相隔使得大洋洲文明一度成为最孤立的人类文明,也是迄今为止学界了解最少的人类文明。澳大利亚著名历史学家杰弗里·布莱尼曾用“距离的暴虐”来形容英国管理大洋洲殖民地的困难以及移民创建新社会的机遇。他认为地理距离本身就会改变人类的主观能动。尽管大洋洲在传统的世界历史叙事中缺乏彰显度,但最近20年却成为滋养世界环境史研究的沃土。比如学界新近最重大的一个认识就是南太平洋的“厄尔尼诺—南方涛动”现象对全球历史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从人与环境历史关系的角度考察,大洋洲或许远比它在民族国家历史叙事中的地位更重要。

  之所以重视大洋洲环境史,首先是因为大洋洲的自然条件最独特,对人类活动的影响也最深刻。这里主导性的要素不在陆地,而在于广袤深邃的海洋。加拿大学者唐纳德·弗里曼在《太平洋史》中指出,除了因太平洋本身造成的浩瀚、遥远与陌生感,大洋洲受到气候—海洋联动变化的塑造也异常明显,厄尔尼诺—南方涛动本身是气候变化的重要成分,又会对洋流和大气环流造成进一步干扰,其破坏性影响至少包括海啸、热带风暴、洪涝交替、海水温度波动导致鱼群枯荣等,这些挑战在大多数时候都让习惯于陆地环境的人类望洋兴叹。大洋洲也有陆地,但它四分五裂且性状不均。在《澳大利亚、新西兰与太平洋岛屿环境史》的作者唐·加登看来,大洋洲的陆地环境与其地质特性紧密相关。其中,澳大利亚大陆是地球上最古老且地质活动最惰怠的大陆。与此形成鲜明对比,包括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新西兰在内的许多大洋洲岛屿又坐落在所谓的太平洋“火之环”上,这是一条环太平洋分布的地球上最庞大且活跃的火山地震带。可以想象,在惊涛骇浪中九死一生的古人尝试在这些岛屿定居时又会遭受何等考验。

  地理的隔绝、海洋的叵测、气候的变化以及地质的分化最终造成了大洋洲生态圈的极端性。一方面,大洋洲拥有全世界最丰富多样的海洋生态体系特别是鱼类物种,从大堡礁到塔希提都分布着绝佳的渔场与海鸟栖息地;另一方面,陆地生态体系又以无与伦比的单调和脆弱闻名。澳大利亚大陆缺乏季风带来的规律降水,70%以上的地表成为干燥的荒漠,而且由于风蚀作用远强于造山运动,大陆的土壤营养贫瘠,无力涵养起肥美多汁的植物群落,这里的高大乔木仅存桉树。澳大利亚的原生动物群落也因此简单而低级,比如在其余地方早已灭绝的有袋类动物在此却欣欣向荣。在人类主动进入大洋洲之前,欧亚大陆与大洋洲的鸟兽在自然状态下迁徙通常不超越爪哇岛以东的华莱士线。关于这一现象的原因仍存争议,但这无疑加剧了大洋洲生态体系的孤绝。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